無圖示
作者:走路人(不在線上)
日期:2012-08-12 11:16
瀏覽:7504
回覆:0
  加入討論   
  

文/黃麗如

曾幾何時,從北到南的音樂祭成過暑假的顯學,今年暑假不只福隆海洋音樂祭,各處遊樂園、遊憩區紛紛請大大小小的樂團、歌手,歡唱過暑假。但在眾人搖擺的時候,曾經是地下樂團孕育基地的表演場所「地下社會」黯然收攤,台北24小時聽音樂的好地方Roxy Jr.8月開始只營業到晚上11點,這些城市音樂亮點的收場,讓人感到台北的夜愈來愈單調!

■Live Music 城市靈魂

 每每造訪一個城市,我都會留意那個城市晚上有什麼樣的表演,我不見得要去劇院、音樂廳等大型的表演場地,但一定會找一個小小的咖啡館、酒吧,聽一場現場音樂會,可以是爵士、可以是民謠、也可以是搖滾,在這些表演場地裡可以窺探城市的氣味。

 「在小酒館看演出的多半是在地人,你可以看到他們每逢周末來這裡聽歌、聊天,也可以看到一些很有想法的樂團,他們不見得主流,可是很有風格。」里斯本的朋友Lillian說。

 在里斯本的時候,每天晚上10點半我都會跟Lillian相約去不同的小酒館聽葡萄牙民謠Fado。當初就是因為深深受到電影《里斯本故事》裡,聖母合唱團吟唱的Fado曲調,才動念來到這個城市,所以在里斯本的時光,必須要夜夜有Fado才行。

 旅行的日子,我們聽過老媽媽的吟唱、大學生的吟唱、滄桑大叔的吟唱,不同的咖啡館、不同的表演團體,為每個夜晚譜下不同的心情。

 就在人聲、酒杯、弦樂間,看見里斯本最迷人的一面,每每出小酒館都已經半夜兩點,但街頭仍有不同的音樂從厚重的門後飄出來。

■美好時光 已成過往

 如果有朋友北上來找我,或是海外友人來台,我也習慣帶他們到台北的Live House聽現場演奏。通常的迎賓路線是先到公館的「女巫店」聽演唱會,然後散步到師大路Blue Note聽下半場的爵士樂,順便吃碗蔡爸的炸醬麵,接著到地下社會接受搖滾轟炸,讓友人感受台灣年輕世代的爆發力(友人盛讚:地下社會的音樂放得真好),搖滾完了再爬到地面層吃樓梯口的鱔魚意麵,最後去斜對面的Roxy Jr.聊天到天快亮。

 這條黃金路線博得友人盛讚,許多外國朋友很意外只要靠著步行,就可以參與台北多樣的音樂與文化,美國朋友Sandy就說:「比新加坡好玩多了,新加坡半夜可沒那麼多豐富的演出。」

■小小舞台 揮灑創意

 萬萬沒想到,這條經典的夜台北路線有崩解的一天,之前「女巫店」差點被勒令停業,最近「地下社會」又被不勝其擾的罰單和不合時宜的消防法搞到決定歇業。而24小時營業的Roxy Jr.8月起也要變成跟麥當勞差不多的營業時間,11點就要關門。

 Roxy Jr.的老客人小馬說:「怪了,這家店在這裡開了18年,這18年都沒有人嫌它吵、嫌它冷氣主機分貝高,但這一年師大路周邊的商家都成了箭靶,三不五時的罰單讓人怎麼有熱情繼續做生意。」

 當法律不與時俱進,Live House只能用「小吃店」、甚至被歸類成「飲酒店」登記時,台灣小型的表演場地勢必會一一被逼上梁山,紛紛熄燈。

 玩團的大學生Andy對於地下社會結束感到不捨,他說:「海洋音樂祭很好玩沒錯,但票價不便宜,而且對獨立樂團來說,有演出的場地是很重要的一件事,在這樣的小地方可以和聽眾親密互動,這和在小巨蛋聽演唱會是不一樣的啦!」

■台北夜色 音符變少

 藝文的發展需要舞台,除了大型的展演場、文創園區,小型的表演空間更是養分的根基。如果為了都市更新、為了不合宜的法令,硬生生的要將這些迸發創意花朵的演出空間扼殺,台北的夜,還有什麼好留戀的呢!

文/黃麗如
載自中 國時報 http://life.chinatimes.com/life/100314/112012081100090.html




  加入討論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       
搜尋:
欄位:
類別: